庭藤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不会写文,不会画画,不会写字。

植物相关(´・ω・`)

忘羡原著/广播剧粉/非剧粉/非动漫粉

巍澜原著粉/剧粉

我接住了。

爱是入窄门

评《窄门》

这是一篇生贺长评~悄悄 @Fengmg 

希望太太今年考研顺利!

小学生文笔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对应题目,开头引入剧情前的一段文字就特别有感染力:

“Strive to enter in at the strait gate: for many, I say unto you,will seek to enter in, and shall not be able.

主对众人说:你们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爱情,即使毫无希望,一个人也可以将它长久地保留在心中;即使生活每天吹它,也始终无法把它吹灭……’”

当时就感觉出一种忧伤的调门。前头的那段《圣经》里的话,因为不知道有什么典故,出于随手考证的习惯,特意去搜了一下。这是出自《圣经:新约路加福音》第13章24节。此外,还看到了相关的另一段,出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通向美好的、永生的门总是窄的,通向圆满的路也总是难行的。个人观点,这句话,还有《窄门》这个标题和后文两人的波折崎岖或许都是有关联的。

后面纪德的诗,或许就是进一步的点明。毫无希望的爱情,却是永久保留而无法吹灭的,听起来很无望和愚蠢,但又何尝不是用情至深。

然后镜头渐渐推到主人公身上:

“在这一千五百多个失落了了大半灵魂的日夜里,我朝思暮想之事——

下雨了。”

刚读到这段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心里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把钝刀子轻轻地戳了一下心口,不是那种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痛彻,而是一种莫名的窒闷感。失落了灵魂的人,在无望的等待中寻找着那扇“窄门”。

剧情渐渐推进。多年之后,依然相爱的两人重逢。一个用轻佻来作慌张的掩饰,一个用沉默隐去缠绵的心曲。

很喜欢太太笔下的忘机。深情而克制,即使重逢时心头有千般万般的不舍,最终还是错开羡羡的视线对他说:“过去的事,你无需在意”“现在这样……很好”。即使一直深爱着他,也不希望自己的情意成为他前进路上的枷锁。忘机的情感始终是敛藏的、克制的,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分量。文中对忘机情感的观点很多都是借文中“知心姐姐”温情表达出来的,例如:

“她最初心底震惊,下意识地便以为这创伤是因为魏无羡口中那个男人曾对他……然而很快的,温情就发现自己完全想反了,因为在魏无羡艰难的叙述中,他一遍遍重复的,却是自己怎样引|诱那个人,怎样用尽手段使得他一次次地背弃原则,陷入两难的境地中。

温情便知道,恐怕魏无羡深爱的人,在那段关系里,自始至终都背负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他的那份压力让魏无羡始终隐隐地觉得自己有过错,只是这种歉疚感……或者说是别的什么东西,当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被他死死地压抑着,直到事情被骤然撞破,才伴随着分离的巨大痛苦一道爆发了出来。

这些年来,伴随着对他的疏导,温情的心中也反复地想过许多遍这个问题:

究竟对与错,道德与不道德,能不能够用一种框定的标准来划分呢?

…………

她其实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蓝忘机是一个对待自己极度苛刻的人,对这样的一个人来说,大概年少的爱人不光是爱人,有时候更是一份沉重的责任。只是喜欢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但若是想对一个人负责,那可就不仅仅是如此了。

他或许总需要一个契机,一个理由,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而是用来说服自己。”

其实文中对忘机的感情就已经写得足够透彻,下面是我个人的一点感想:

责任,这是忘机最吸引我的点之一。这一点和我对爱情的观点莫名契合:爱情绝不仅仅是基于荷尔蒙的乍见之欢,而是一份需要对伴侣长久践履的责任。正因如此,忘机在当年事情被兄长无意撞破是才会那么沉重,那么痛苦;在再遇之后对羡羡的态度才会那么小心翼翼,只是情之所至,行动间依旧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温柔和爱意。

除了责任,还有“尊重”。原著中,金鳞台上绵绵脱下金氏袍服,“蓝忘机微微俯首,向她一礼”,乱葬岗混战,血池血尸来解凶尸之围,“蓝忘机亦行了一礼。”太太文中的忘机,对他的伴侣也给予了最大的尊重:不希望自己的心意成为他的枷锁,所以沉默不言,甚至还告诉无羡‘不要在意’;误会无羡把当年之事当作阴霾,也只是回到故地做了旧梦。因为尊重,所以不会去打扰,不想徒增爱人的负担。但当无羡在病中拨通了他的电话,他的深情还是掩藏不住的:细心调好速度的点滴,清淡却适口的白粥,一点一滴都是他的心意。

所幸的是最终云开月明,“等待”有了尽头,“希望”有了结果。

“曾经的阴霾会变得微不足道,曾经的错误会变得不值一提。”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真的瞬间泪目,不管他们之间经历过多少曲折磨难,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也一定会相守。真的特别感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么好的作品!

 

长评之后的叨叨

遇见《窄门》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契机,好像是看到一篇转发《窄门》全文下载的博,读罢觉得非常喜欢,就顺着找到了作者的lof号,(当时还不知道是太太的小号),号上只有那一篇文,觉得很可惜,读不到这位太太的更多作品了。

后来关注了太太的主号,进入疯狂吃粮状态(开心)。文都写得超级好,所以留着以后慢慢讲~因为胆怯一直都不太敢留评,多数时候悄悄点个心(其实当时用的另一个马甲,也给太太留过评,小声)。《魔术国》其实是全程追完的,看着他们之间的隔膜一点点消解,真的非常欣慰。(感觉太太真的是很认真很温柔的人,我的每一条评论都收到了回复,超级开心。

写这篇长评大概是我去年3月入坑以来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了。先前因为怯懦,不敢多做评论,希望这篇小小的文章能给你带来一点欢喜吧。

 

其实还有一小段

关于新坑《明日如诗》的一点猜想。(真的是畅想)小团叽的名字是“蓝因”。看到的时候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典故,出自《左传·宣公三年》:“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余为伯儵。余,天祖也,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见之,与之兰而御之。辞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将不信,敢征兰乎。’公曰:‘诺。’生穆公,名之曰兰。”后来“兰因”被用来比喻美好的前因。小蓝公子的名字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意思呢?带着对旧时美好无比温柔的怀念,但是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真的抓心挠肝qnq,希望羡早点回来!

(今天也在蹲等《明日如诗》)

爱您!

 


词:择荇
原唱:河图/银临

若非万种飞烟都过眼
怎会迷恋巫山的那一片
若非海枯石烂相看两相厌
怎又会弱水涨桑田
以为衔泥归来旧堂前
是我似曾相识的那一面
以为积雪成川有孤鸿不知疲倦
印下你岁月的足尖
聚似飞霜不肯融
散如尘埃各西东
痴人说着梦
都道情之所钟
求不得就偏宠
心猿意马就相拥
是风动 还是幡动
轮回难道就不同
你是我身外 化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 吹度春风几千载
我是你途中 有青山撞入怀
不动声色 见你如是才自在

难道逆水行舟的执念
是你刻在船舷的那一剑
难道临渊而羡又纷纷得鱼忘筌
也值我缘木求此愿
聚似飞霜不肯融
散如尘埃各西东
痴人说着梦
都道情之所钟
求不得就偏宠
心猿意马就相拥
是风动 还是幡动
轮回难道就不同
你是我身外 化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 吹度春风几千载
我是你途中 有青山撞入怀
不动声色 见你如是才自在
你在我身畔 听竹林正摇乱
侵如野火纷燃 震如千军雷声绽
我在你此岸 立风雨安如山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无憾

绣球
Hydrangea macrophylla (Thunb.)Ser.
绣球科绣球属

学名释义

属名
Hydrangea(f.) 希腊语hydor水+angeion容器 ,指果实形状似水壶

种加词
macrophylla(f.) macro大+phylla叶 ,意为“大叶的”

命名人
Hydrangea macrophylla (Thunb.)Ser.
是绣球的新组合名称(接受名),其基原异名是Viburnum macrophyllum Thunb.
括号里的人名Thunb.表示基原异名的命名人,即基原异名所指向的物种是成立,但是Thunb.将其分类到Viburnum(荚蒾属)的观点不被接受,Ser.认为该种应属于Hydrangea(绣球属),因此后者对学名进行了重新组合,即属名采用Hydrangea,而种加词依然采用Thunb.命名的macrophyllum,(因属名与种加词需保持同性,词尾需变化)在新组合名中保留Thunb.的名字,以表明macrophyllum的出处及该名称的来源和变化

五星花
Pentas lanceolata (Forssk.)Deflers
茜草科五星花属

拉丁学名释义

属名 Pentas 词源为希腊语“pente”意为“五个”,代指其花瓣数目

种加词 lanceolata 意为“披针形的”,词根为“lance-”意为“披针形的”

命名人 Forssk. 指林奈的学生Peter Forsskal ,探险家,东方主义者,博物学家。后一个定名人Deflers暂未查知

种的特征及备注

聚伞花序顶生;花二型,花柱异长;原产非洲

千屈菜
Lythrum salicaria L.
千屈菜科千屈菜属

学名释义:

属名 Lythrum 来自希腊语词lytoron 意为“血液(从伤口流出),红色”在此语境中可能指本属植物可用于治疗外伤出血,或者描述花的颜色。

种加词 salicaria 意为“柳叶状的”,用以描述叶形。词根“salic-”来自柳属“Salix”

定名人 L. 指瑞典植物学家 Carolus Linnaeus 卡尔·林奈

希望辞辞太太,蓬蓬太太,拾肆太太,乘月太太还有列表里所有高三生高考一切顺利!

紫苜蓿
Medicago sativa L.
喜欢的太太在文里提到了。苜蓿的清新淡薄气味。

决定把关注列表里所有太太的文再看一遍。
没有粮我好饿啊QnQ